杨小黑

【范宜】abnormal 之三 24小时爱人

24小时的爱人也太浪漫了( ⚈̥̥̥̥̥́⌢⚈̥̥̥̥̥̀) 其实我也想到一部电影,叫我脑海中的橡皮擦,浪漫的人们拥有的浪漫爱情,怎么能叫人不动心啊

_pepeeeeeeee:

*是不be不变态不社情不沙雕的病态故事




*圣诞快乐






1.


段宜恩醒来的时候,身边的男人还沉沉的睡着。他玩闹般捏上柔软的耳垂,却惊讶的发现那上面多出三个耳洞。




“珍荣,你的耳朵怎么回事?”




段宜恩问。




林在范已经记不清段宜恩多少次这样叫自己了,好像每天早晨醒来听到的第一句都是他软软糯糯的一声珍荣。他总想着今晚要面朝段宜恩睡才行,这样他才不会用别人的名字唤他起床,最后却总是以怕他受惊这样敷衍的原因背过身去。




他缓缓转过身来,看到段宜恩熟悉的面孔,以及他眼里熟悉的惊恐。




“我叫林在范,是你的爱人。那边的抽屉里有你写的日记和我们的结婚证,你手臂内侧还有我名字的纹身,不信的话你可以看看。”




段宜恩把胳膊从被子里掏出来,看到手臂内侧青色的纹身,确实是林在范没错。可为什么他对这个人一点印象都没有呢?




“你在想为什么不记得我吗?”




伸到外面来的胳膊因为屋里不够温暖的缘故泛起一层鸡皮,林在范透过窗子洒进来的阳光看到竖立起来的绒毛,便轻轻捉住那只手塞回到被窝里。




“恩,对不起,我应该记得的不是吗?”




段宜恩在枕头上不住蹭着自己的脑袋,包裹在鸭绒被里的身体也跟着轻轻晃动,贴在颈部的被子张开了口,精致的锁骨暴露在林在范的视线里。那一瞬他觉得段宜恩像只将要破茧的蝶,张开手便会抖抖翅膀飞走。




“不用,你什么都不用记得。”




林在范整个人凑过去,把因为内疚蹭乱头发的小脑袋揽到自己胸口。怀里的人起先是僵硬的,梗着脖子不敢动弹。林在范就用手在他脑后摩挲着,嘴里不住的念着没关系。




段宜恩渐渐软下身来,不自主的朝林在范那边靠了靠,把头埋的更深了些。








2.


段宜恩是在街上突然晕倒之后发病的,恰好林在范是走过他身边那个接住他的人。




那时候段宜恩走在路上忽然眼前一阵发黑,而后直挺挺倒下去。恰巧路过的林在范条件反射般接住了倒下的人,揽在怀里才发现是个面容清秀的男孩子,抱起来像是棉花糖般,轻盈且甜。




他觉得自己是被那面容诱惑了,才陪在医院迟迟没有离开。期间也联系过他的朋友和家人,却只有一位叫朴珍荣的人接了电话。




林在范告诉他段宜恩的情况,对方只留了句,




“我希望他从来没有认识过我。”




段宜恩醒来已经是三天后的事情了,本就瘦弱的人因为几天没有进食的关系,脸上浮起一层灰色,嘴唇干裂起皮,眼底也有些发黑。




林在范拎着早饭回来的时候就看到护士在给段宜恩检查身体。




那一刻他想的是,谢天谢地。




其实不是他犯的错,也不是他认识的人,只是他刚巧路过而已。没有人规定接下一个晕倒的人就应该接下他的一生,但林在范想。




不过是个陌生又苍白的路人,他却偷偷动了心。




护士给段宜恩恩介绍林在范时话说的有些重,她说他是他的救命恩人。




林在范听完,站在床边抓着后脑,想着这样的话段宜恩是不是就该以身相许,嘴上却虚伪的说着,




“没有这么严重。”




说话时嘴都要咧到耳根去了,好像被救下的人并不是段宜恩,而是他自己一样。




段宜恩只是淡淡的朝他点头,说了句谢谢。许久没有喝水的关系,让他本就低沉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,说话时像是滚动的唱片,粗糙而有质感。




这当然不是林在范想象中的反应,但是没关系,他觉得自己现在离这人这样的近,对他的关心也总是满满的,是人都会被打动的。




可第二天段宜恩的反应让林在范觉得,他可能不是人。








3.


怕他刚醒过来身体有什么不适,林在范就在床边守了整整一夜,直到天亮时才趴在床上睡了过去。




段宜恩醒来的时候看到床脚趴着个毛绒绒的脑袋,轻轻晃了晃腿,把脚边的人从睡梦中吵醒。




“珍荣,起来啦~”




林在范刚迷迷糊糊的抬起头,就听到床头穿来那样的一句话,和昨天同自己说话的语气是截然相反的。




这个名字他是熟悉的,毕竟那时候就只有这个人的电话号码是拨通了的。那人留下一句奇怪的话便挂了,惹得林在范猜测了好一阵他俩的关系。




现在想在该是关系很亲近吧。




林在范晃晃悠悠的抬起头,迎上了段宜恩疑惑的眼神。绽开的微笑倏地敛了起来,声音又重新回到了冬季。




“你是?”




“你不记得我了吗?我叫林在范,是昨天护士和你说的那个……嘿嘿……救命恩人。”




自己说出来这话还真是挺不好意思的,于是话里掺上了几声傻笑。




段宜恩皱起眉头,做出竭力思索的样子,脑子里却始终是空空荡荡的,关于眼前这个人的印象一点都没有。他记忆中的昨天,还是朴珍荣和他说要一起过圣诞节,于是他在家兴奋了一整夜,想着转天要和他亲爱的珍荣一起做点什么有趣的事情。但第二天早晨他给朴珍荣去电话的时候那边却始终没有人接,他裹上前一年朴珍荣送他的围巾往他家去。谁知道一睁眼,便是在医院了。




“我发生了什么?”




“你在路上晕倒了,在医院里住了四天了已经。”




“那今天是圣诞吗?”




“今天已经是29号了。”




段宜恩觉得自己的记忆好像断了片,中间的日子像是被剪辑掉了一般,故事之间插入深不见底的缝隙。




“你这应该是晕倒的后遗症,多休息几天就没事了。”




林在范看他苦恼的样子轻声安慰着,段宜恩是不怀疑他说话的真实性的,他只是觉得有些头痛。




大概是因为照顾他的人并不是曾经熟悉的那位吧,他想。




那朴珍荣呢?他为什么不在?




段宜恩朝林在范要来自己的手机,拨通朴珍荣的电话,却听到电话已注销的提示音。




阳光渐渐照进屋子里,看着在被子上跳跃的光点,段宜恩忽然觉得眼睛发痛。








4.


谁知段宜恩这一忘,就忘了两年。




医生诊断是苏萨克氏症候群,是种罕见的疾病,会出现记忆只维持24小时的现象,同时会伴随视力和听力的衰退,严重时会畏光甚至短暂致盲。




林在范把医生的话慢慢解释给段宜恩听。




“我的记忆只停留在24号那天是吗?”




“是。”




“我每一天醒来都会忘记前一天的存在是吗?”




“是。”




那一瞬段宜恩感到有些绝望,他是被朴珍荣,时间和记忆三者,一起抛弃的人。




那晚段宜恩一夜没睡,他总想着要是自己不沉入睡梦里,是不是就能不被遗忘追上。可那种感觉比入睡更加让人难受。他感到自己的记忆像一行一行被擦除掉一般,他明明上一刻还想着今天照顾他输液的林在范,下一刻就只挣扎在想要想起些什么和什么也想不起来的缝隙间,再下一刻一切都归于空白,他已然忘记了自己应该要记得什么这件事。




那晚林在范也没睡,一直守在他的床边,在他拼命回忆到时候重新给他讲白天发生的事情,在他不住捶打自己脑袋的时候,把他的手拉下来裹进自己的手心。




转天他给段宜恩买了个漂亮的本子,给他讲起把过去几天发生到事情,琐碎到早中晚吃了什么,点滴打了几瓶,护士来了几次这种,让段宜恩把这些都一一记在本子上。本子第一页写着他的名字和电话,配文是“如果发生什么事情就打这个号码”。




段宜恩出院后把日记里写自己生病的那一页扯下来贴在床边,笔记本就当当正正的放在书桌到正中央,是一眼就能看到的位置,上面贴着便利贴,写着“请打开”。




之后的每天,段宜恩每天都活在巨大的失望里。醒来到时候总以为今天是圣诞节,是和朴珍荣约会的日子,兴冲冲的起床,却发现床头贴着自己生病纸张,打开桌上的本子又发现时间已过去了太久,朴珍荣却一直同他失联。




但也正是因为遗忘,痛苦会在他身上重复,但并不会累积。每天都是新的续写,可前文的主人公早已不知所踪。




林在范是隔了三个月才接到了段宜恩的电话,却听到电话那边的人惶恐的声音,他说,




“我好像要看不见了。”




林在范问了地址便匆匆忙忙的跑到段宜恩家去,按响了门铃,却等了好一阵才开门。




他看到开门的时候段宜恩到实现并没有放在他身上,而是没有焦点的散落在地面上。因为害怕的关系身子有些瑟缩,背微微弯着,呈一种保护的姿态。




林在范拉过扶在门把的手,踏进屋里关上身后的门。段宜恩另一只手摸索着抓上他的袖子,把整个人贴在林在范身侧。




“没事了,我来了,别怕。”




林在范把人拉进自己怀里,手一下一下捋着后背。下巴抵上缩在胸口的头,又低下来落在头顶一个温柔的吻。




等到怀里的人见见平静下来,他才牵住他的手到沙发边坐下。




“医生说你的病可能回短暂到致盲,但是持续的时间一般不会长过两天,你只要好好休息就会很快好转的。”




“真的吗?”




他颤着声音问。段宜恩觉得自己要是再没有了视力,便没了活在这世界上的任何意义。




“真的,相信我。”




段宜恩的贴在林在范的胸前,感受那里面鼓动着的心脏,一种莫名的信任感从心底里升上来,占据了他的全部。




那天林在范问他要不要搬去和他一起住,他答应了。






5.


再次见到朴珍荣是一个周末,林在的和段宜恩一起出门吃饭,在商场门口遇到了朴珍荣,右臂挽着个漂亮的女孩子。




“珍荣!”




段宜恩隔着人群远远的喊。




林在范不曾见过朴珍荣,却在段宜恩喊出这个名字时心里猛地一滞,那一瞬间他好怕自己会失去他。




朴珍荣向声音传来到地方望过来,是那张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。




段宜恩拉着林在范,拨开人群跑过去。他心里有无数个问题想要问他,却在看到他身边的女孩子时噤了声。




“好久不见,这是我的妻子。”




朴珍荣说话的时候一直盯着林在范鞋尖,他真的太怕段宜恩那双眼睛了。




“好久不见,这是我男朋友。”




也不知道那样扭曲的自尊心是从哪里来的,段宜恩嘴里脱出这样的话。他其实想问朴珍荣为什么离开,也想问他可不可以再回来,但一切都因为那段并不令人喜悦的婚姻关系变得狰狞起来,复合成了最虚妄的东西。




段宜恩说出那话时,林在范多多少少也明白他的意思,不过是在曾经爱过的人面前撑个面而已,是不作数的。但他还是觉得高兴,备胎也是种认可不是吗。




可转天段宜恩却和林在范说想要结婚。




林在范问他为什么,他只是把日记拿过来给他看。关于昨天的记录只有一条,写着“我想和林在范结婚”。




“我不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,让我写下来这样的话,但是我觉得我既然写了就是真心实意的。”




林在范不禁失笑。




因为没有记忆的关系,段宜恩哄骗自己是没有成本的。他只要前一天在本子上这样写了,第二天的自己便一定会当真。他不知道昨天段宜恩是抱着怎样到心态写下这句话的,但今天到段宜恩已经把这句话当做真实发生的心里状态。林在范觉得自己像是把他包裹进了一个巨大的骗局里,因为他知道,段宜恩明明不爱他。




“那我们今天去结婚。”




但他还是自私的应下了,因为太想给段宜恩幸福。




“好。”




两人去民政局办了结婚证,还在手臂内侧纹上对方的名字。




这是林在范想要的开始,虽然段宜恩每天早晨先叫的都是朴珍荣的名字,但他觉得没关系,段宜恩只要看到本子,结婚证和纹身,便会把温柔倾注在他身上,因为虽然失去了记忆,但林在范将永远是他的爱人,记忆替代物中的爱人。








6.


又是一年圣诞,林在范带段宜恩去吃了好吃的牛排,还拉着他在圣诞树下照了好看的照片。




第二天林在范在做早餐到时候,听到身后的人问说,




“还有没有昨天买的面包?”




林在范一个激动切了手,手指淌着血冲到他身边。




“我去拿创可贴。”




段宜恩刚要转身却被林在范一把拉住。




“你刚才说什么?”




“说去拿创可贴。”




“前面那句。”




“说还有没有昨天的面包。”




“你记得我们昨天买了面包?”




段宜恩点点头。




“那前天呢?”




“前天……是平安夜,我好像和珍荣约好了出去过……”




话被迎上来的吻堵在了嘴里。




那些过去都不重要了,林在范只想做他,未来每一个24小时的爱人。



评论

热度(139)

  1. 杨小黑_pepeeeeeeee 转载了此文字
    24小时的爱人也太浪漫了( ⚈̥̥̥̥̥́⌢⚈̥̥̥̥̥̀) 其实我也想到一部电影,叫我脑海中的橡皮...